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考古探秘

考古探秘:大汶口文化遗址与泰山

2016-07-29 19:42:55 来源: 青海新闻网 编辑: 王晓虹
摘要:大汶口文化遗址位于泰山主峰正南方约二十六公里处大汶河的南北两岸,大汶河发源于莱芜市,东西横跨莱芜市和泰安市全境。据学者研究,在大汶口文化时期,大汶河有一支流与宁阳县

大汶口文化遗址位于泰山主峰正南方约二十六公里处大汶河的南北两岸,大汶河发源于莱芜市,东西横跨莱芜市和泰安市全境。据学者研究,在大汶口文化时期,大汶河有一支流与宁阳县、汶上县境内的洸河相通,最后南流注入泗河。泗河发源于蒙山腹地新泰南部太平顶西麓,西南流入泗水县境后改向西行,至曲阜市和兖州市边境复折西南,于济宁市东南鲁桥镇注入京杭大运河。1966年,在位于大汶河上游柴汶河流域的新泰市刘杜镇乌珠台村南石灰岩洞中,当地农民发现1枚少女牙齿化石,属于更新世晚期,距今约5万年,处于旧石器时代晚期阶段。1990年夏秋之交,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胡秉华教授一行在汶上、宁阳、兖州三县交界处和嘉祥县进行考察时,发现细石器点40处,后来又在汶上县境内新发现细石器点7处,形成了大范围的细石器遗址群。从考古资料来看,汶泗流域的考古学文化谱系为:北辛文化(距今7300—6100年左右)、大汶口文化(距今6100—4600年左右)、龙山文化(距今4600—4000年左右)和岳石文化(距今4000—3600年左右),前后衔接、一脉相承,这充分表明汶泗流域是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之一。

大汶口遗址发现柴、望祭祀遗迹

据《考古》2015年第10期《山东泰安市大汶口遗址2012—2013年发掘简报》记载:本次发掘发现了一片大汶口文化早期的居住区,紧邻这批房址的东部发现了较大的活动面,应该是广场一类的公共活动场所。发现并清理大汶口文化时期灰坑两处,位于发掘区东北部,其中H19“坑内埋有保存完好的整猪骨两具,头东脚西,背向南,上下叠压,判断为成年猪”;H20“发现1具完整猪骨架,头东背南,个体较小,应为幼猪”。灰坑内发现的完整猪骨架均朝向北,并有明显被火烧死的痕迹,这显然与某种祭祀仪式有关。

汶泗流域祭地遗迹最早见于汶上县贾柏北辛文化遗址,据1993年第六期《考古》东贾柏发掘报告记载:房址“F12第二层遗迹。坑口为规整圆形,直径2米,深约1.5米。坑口堆积一层红烧土块,其下埋有三只猪骨架,再下至底均为纯净的黄土。可能属祭祀类的建筑遗存。”《山东重大考古发掘纪实》记载:邹县“野店遗址内还出土大汶口文化猪坑两座,坑内各埋一头整猪”,这与汶上县东贾柏遗址猪坑的性质是相同的。又据1986年第八期《文物》兖州西吴寺发掘报告记载:发现周代灰坑700多个,“在少数灰坑底部发现完整的牛、猪、马等完整骨架”。

《周礼》记载:“以禋祀(古代祭天的一种礼仪,先燔柴升烟再加牲体于柴上焚烧,意为让天帝嗅味以享祭。)祀昊天上帝,以实柴(把牺牲放在柴上烧烤,以为享祀。)祀日、月、星、辰”,《尔雅》记载“祭地曰瘗薶”,《竹书纪年·周武王》记载“燔鱼以告天”。由此可见,以上大汶河北岸火烧整猪遗迹应为祭天或太阳神的祭祀遗迹,三处掩埋完整的猪、牛、羊遗迹应为祭祀大地遗迹。

据《大汶口遗址第二、三次发掘报告》记载:汶河北岸标准地层共分7层,在最下面的第7层“有一20平米左右厚达0.8米,并向四周斜延,形状近似一不规则土台,台面凹凸不平,土质较附近的更为紧密,土内掺有粗粒沙子与周围土质显然不同,这或许是一有意修筑的台形遗迹,其用途尚未清楚”。由于在第六层才开始有房址出现,这说明在有人类居住以前土台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土台与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无关,并且房址均是围绕土台分布的,可见土台具有非常神圣的地位。

在大汶河北岸遗迹中出土了“八角星状图案”的彩陶豆和彩陶盆,属大汶口文化早期三期遗存,距今5800—5700年。据泰山学者刘慧先生考证,此豆不属于生活用品,应属于祭祀的礼器,八角星正中的方块代表高出地面的台子,即祭坛。由此可见,汶河北岸土台遗迹也应是祭坛。该祭坛北望为泰山、南邻汶河,《尔雅·释天》载“祭山曰庪县,祭川曰浮沈”,《周礼》载“以血祭祭……五岳”,可见此祭坛只能是祭祀泰山的。泰山在大汶口文化遗址的正北方,汶泗流域原始先民在大汶河的滋润下、在泰山的庇护下,繁衍生息,对泰山的崇拜和祭祀完全在情理之中。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卷二十四》记载东晋“《从征记》曰:泰山有下中上三庙,(今泰山岱庙)墙阙严整……门阁三重,楼榭四所,三层坛一所,高丈余,广八尺”。可见,至少在东晋时祭祀泰山仍使用祭坛。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热点视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