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军事冲突

美国空军在现代军事冲突中的作用

2016-07-26 17:13:19 来源: 青海新闻网 编辑: 网络转载
摘要:本文原载于俄罗斯国防部《外国军事评论》杂志2016年第4期,作者为N•格洛维津,A•沃斯特罗克努托夫。原文标题:Роль ВВС США в современных в

本文原载于俄罗斯国防部《外国军事评论》杂志2016年第4期,作者为N•格洛维津,A•沃斯特罗克努托夫。原文标题:Роль ВВС США в современных военных конфликтах。文章分析了美国(及北约)空军在从越南战争至今的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中的作战使用特点和经验,越南战争之后美国空军发展构想的演变。认为,空军(空天军)作为一种政治工具,在战争行动中的作用在不断上升。文章编译如下:

20世纪后半期至21世纪初的局部战争和冲突的经验表明,作为政治工具,空军(空天军)的作用不断上升,进攻方力图借助这个工具对敌人施加压力,以达成军事政治目标。美军认为,航空兵过去和现在都是对战场全纵深和敌人领土进行打击的主要手段之一。在军事冲突初期密集使用空军不仅预先决定着掌握主动权,还预先决定着对抗结局。此外,对于在任何战区建立和扩大军队集团来说,航空兵是机动性最强的军种。

本文研究美国空军在从越南战争至今的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中的使用经验和作用。

在越南战争中,美国空军为各军种执行广泛的任务,并遂行独立行动,后者有时具有专项空中战役的形式。空军的典型任务包括:争夺制空权;在战役中支援陆军和海军;封锁战场;空运和空投空降兵;为空中机动行动提供保障;对敌纵深后方目标进行打击,以破坏敌人的军事经济潜力和士气;遂行空中侦察;运输部队和物资器材。

在越南战争中,美国空军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优于越南空军。如果说1964年8月在作战行动地区的美国空军基地中有约680架作战飞机和辅助飞机,那么两年半之后其数量增加到2000架。同时,南越的爱国者们根本没有飞机,而越南民主共和国只有数量有限的战术歼击机。

在越南战争中首次使用了全新的防空武器——防空导弹。这种武器大大提高防空作战能力,并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航空兵和越南防空力量之间对抗的特点。结果美国损失4118架飞机,其中高炮击落2550架,占60%;防空导弹系统击落1293架,占31%;歼击机击落320架,占9%。越南战争的失败和航空技术装备在这场战争中的巨大损失迫使美国从根本上重新考虑对空军作战使用的观点,并寻找从根本上减少损失的办法。

美国空军专家认为,只有在计算机设备、监视、侦察、通信系统和精确制导武器中广泛使用微电子领域的成果,以及在研制航空技术装备时使用复合材料,才能使空军上升到一个新的技术水平,从而能够击败任何敌人。

这些观点最终形成于1984年版AFM 1-1条令(《美国空军基本空天学说》)所阐述的“空天力量”构想中。该文件明确空军担负以下关键任务:夺取制空权和制天权,封锁作战行动地区,对地面(海上)兵力(装备)提供空中火力支援,参加特种作战,空运,遂行空天侦察,海上空天行动。还确定了空军的基本使用原则:统一指挥,目标明确,进攻性,密集使用兵力和装备,机动性,经济,安全,突然性,计划简单。

1990年美国公布官方报告——《空军和美国国家安全:全球到达,全球力量》,修改了空军建设和作战使用构想。

1990年代中期美国军政领导人制定了空军长期发展构想。研究结果体现在1996年底发布的《全球作用:21世纪的空军前景》报告中。该构想提出美国空军将向空天军转型,而在遥远的将来将成为天空军。后来这些文件的许多原则成为“瞬间全球打击”构想的基础。

在后来在伊拉克(1991年、1998年、2003年)、南斯拉夫(1999年)、阿富汗(2001年)、利比亚(2011年)发生的局部战争和冲突中,航空兵的使用证实了美国空军专家的关于空军起决定性作用的基本观点。

在这些冲突中,美国(及其盟国)航空集团的使用特点是行动坚决,集中指挥,分散执行作战任务,集中力量执行最重要的作战任务,广泛使用精确制导武器,从而确保在最短时间内、以最小的损失达成既定目标。

例如,在“沙漠风暴”行动中多国部队共动用大约2200架飞机(其中美国1800架)。航空兵的主要使用方式是空中进攻战役,战役目标包括:夺取制空权,破坏国家管理和军事指挥系统,击败陆军集团,摧毁军事经济设施。空中进攻战役包括7次密集的导弹和飞机突击。空中进攻战役持续了3昼夜并覆盖了伊拉克全境。共出动4700余架次。后来航空兵持续进行了作战行动,对新查明的和未摧毁的目标进行了个别和编队空中打击。为免遭伊拉克战役战术导弹和飞机的打击,多国部队的防空兵力和装备对重要的行政和工业中心、部队集团和海军、空军基地进行了掩护。在持续43天的“沙漠风暴”行动过程中,严重削弱了伊拉克的军事和经济潜力。

总地来说,多国空军集团在1998年对伊拉克采取了同样的行动(“沙漠之狐”行动)。在行动的第一阶段实施了持续73小时的空中进攻战役,对1000公里的纵深进行了导弹和飞机打击(大部分在夜晚进行),出动650架次,使用了1000余枚空射和海基巡航导弹。在预定的作战行动时间内用高精度弹药消灭伊拉克境内100多个目标。这次行动达成了削弱伊拉克军事和经济潜力的目标。

在1999年在南斯拉夫采取的“联盟力量”行动中,北约军队集团军事行动的主要内容从武装入侵一开始就是密集的导弹和飞机打击,后来则是对工业经济、能源、军事设施和基础设施采取编队和个别的飞机和导弹打击。侦察机进行了不间断的空中侦察,而歼击机对突击编队的战斗队形进行了掩护。地面、海上防空兵力和装备保护了驻扎机场、舰艇编队和突击编队的战斗队形。在78昼夜的行动中,北约航空兵共完成35219次出动,投掷和发射的炸弹和导弹超过23000吨。为达成预定目标动用了1259架飞机,其中美军983架,使用了精确制导炸弹和导弹、海基和空射巡航导弹(分别为“战斧”和AGM-86C/D CALCM),使用了贫铀弹药以及用于摧毁南斯拉夫能源设施的石墨炸弹。

2003年3月至4月的“震慑”行动是美英联军在已经取得制空权的情况下采取的。军事行动从对伊拉克的所有机关进行编队导弹和空中突击开始,目的是瘫痪其国家军事指挥和国家管理机关。战争头几天巡航导弹使用强度最大。例如,2003年3月21日,位于波斯湾和红海的美国海军战舰向伊拉克目标发射了大约320枚海基巡航导弹。后来在夜间和白天分批次进行了导弹和飞机突击。这是这次行动与过去几年的军事行动(“沙漠风暴”、“联盟力量”、“持久自由”)的区别之一,后者是在空中(进攻)战役框架内从自始至终在夜间进行密集的导弹、飞机突击。总地来说,与以前的“沙漠风暴”行动相比,反伊拉克联盟的航空兵在“震慑”行动中的使用更加卓有成效。两次行动中完成的战斗出动数量大致相当(1991年是41000架次,2003年是41404架次),使用的精确制导武器数量相当,但据美国媒体报道,航空兵在“震慑”行动中消灭的目标数量是12年前的“沙漠风暴”行动的4.5倍。

应该指出的是,随着巡航导弹的优势相对于其它类型武器的优势越来越明显,空射和海基巡航导弹在这些武装冲突中的使用强度一次比一次大。在“沙漠风暴”行动头四天中,只有16%的打击是巡航导弹完成的,两个月之后达到55%。在“沙漠之狐”行动中,大约72%(370余枚)的打击是巡航导弹完成的。在43天的“沙漠风暴”行动的空中作战过程中一共对敌人发射了282枚巡航导弹,而在“震慑”行动中仅在15昼夜中就发射了大约700枚巡航导弹。在针对南斯拉夫的 “联盟力量”行动中,北约一共消耗了大约700枚空射和海基巡航导弹:其中70%用于打击防护程度较高和有强大防空系统的固定目标,30%用于打击国家行政设施和两用工业设施。

阿富汗战争在美国及其盟国发动的一连串武装冲突中占有特殊位置。这场冲突无论在兵力和装备的使用方式上还是持续时间上,都与其他所有行动不同。

在阿富汗没有进行空中进攻战役,因为南斯拉夫的经验和1990年代末对“基地”组织的阵地进行空中打击的尝试表明,这样不可能在山地条件下在极短时间内歼灭训练有素的敌人。因此北约采取了全新的战术:通过空中打击对盟友(在这场战争中美国的盟友是“北方联盟”)地面部队的进攻提供支援。为了与后者协同,美国派出了特种作战分队,其任务是对目标进行侦察,保持与美国及其盟国空军的无线电接触。但是,在2001年在地面作战中迅速取得成功后,接下来美军遭遇了旷日持久的游击战。

在利比亚发生的冲突(2011年)的主要内容是北约在利比亚领空设立“禁飞区”的行动(代号“道路起点”)。行动计划旨在使北约国家空军取得制空权,以及确保能够畅通无阻地对利比亚的国家管理机关和军事目标实施打击。还计划在整个行动过程中对利比亚领空保持不间断的控制。

为了达成战役目标,在行动的头几个阶段动用了156架作战飞机、15架E-3预警机、14架侦察机和电子战飞机,以及28架运输/加油机(一共218架)。在行动过程中扩大了多国部队空军集团,行动开始三天后参战飞机总数为283架,其中突击飞机199架。结果在从2011年3月19日至22日的战斗行动中,多国部队实际摧毁了利比亚的防空系统、通信枢纽、地面飞机,并使机场网络瘫痪。在利比亚领空建立了禁飞区的任务到3月23日之前基本完成。同时,美国空军和北约联合空军的飞机共完成战斗出动440架次。

接下来在“联合保护者”行动中,多国部队航空兵的作战使用主要是在利比亚领空进行空中巡逻,以及用战术飞机对利比亚军队的目标进行点状打击。自3月31日至8月15日,多国部队航空兵共完成18884次出动。这样,这次行动的主要内容是维持在“道路起点”行动过程中建立的禁飞区。

综上所述,应该指出,美国及其盟国航空兵高效的作战行动——用精确制导武器对敌人防空兵器、歼击机驻扎机场和指挥中心进行密集打击——为夺取和掌握制空权提供了保证。航天侦察、通信装备和电子战系统的使用,战役伪装措施的运用,在整个行动过程中稳定运行的指挥和协同系统的清晰组织也促进了美国空军作战行动的成功。

美国和北约空军采取的行动表明,精确制导武器的作用在上升,其所占比重一直在提高。在“沙漠风暴”行动过程中,精确制导武器在使用的全部弹药中所比重为8%,而在“联盟力量”行动中达到35%,到2001年的“持久自由”行动达到57%,在2003年的“震慑”行动中达到68%。

近年来,国外许多专家在讨论空军在现代战争和冲突中的意义和作用。其中,与此有直接关系的官方人士的意见颇为此人注目。美国空军部长德伯拉•李•詹姆斯2015年11月11日在迪拜航展上说,打击 “伊斯兰国”非法恐怖集团的空中行动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还不够。她强调说:“空军极为重要。它能做很多事,但并非所有的事都能做。” 她指出:“它不能最终占领领土,而且很重要的是,它不能管理领土。”她认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要取得对“伊斯兰国”作战的胜利,必须使用美国地面部队。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热点视频
返回顶部